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觉醒
    “一加一等于?”

     “二。”

     “二加二等于?”

     “……四。”

     “一加二等于!”

     少年的面庞上的苍白浓郁几分,额头上沁出密麻的汗珠,他紧抿着唇,嘴唇由于挤压力量过大而呈现出淡淡的紫色,终于他开口,声线中淡淡地颤抖没有察觉,却让身边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三…是三…”

     他说道。

     “切,连最简单的十内加法都不能掌握,这古昆怕是要再降一级。”

     “这种人竟然还要麻烦刘老师费心提问,实在是不知羞耻。”

     “听说他是找关系才进我们幼圆中堂的,真实实力绝对在幼圆中堂之下!”

     “……”

     清冷的声音响彻整间教室,窃窃私语声骤然止住,讲台上的刘老师目光扫过众人,目光所及处每个人都耸下头,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那个站立的少年身上,少年身体有些消瘦,此时更显得单薄无比,他低着头,刘海下一片阴影,看不清表情。

     刘老师收回目光,轻叹一声说道:“三加二等于。”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询问,更应该形容为自言自语,因为少年已经油尽灯枯,他注定无法回答出这个问题。

     少年却想再多撑一会儿,他紧捏着的指节发白,嘴唇蠕动似的颤抖,最后却没说出任何来,霍地他吐出一口鲜血,单薄的身体摔倒在地。

     “扶他去休息一下吧,下课。”

     刘老师默然无语,片刻微微挥手,随后收拾书本离开了房间。

     安静的房间随着刘老师的离开顷刻沸腾起来,每个人都开始兴致冲冲地和朋友讨论这次的测试,却没一个人想要扶地上的少年。

     一个紫色衣裙的少女艰难地挤过来,她焦急地跪坐下去把古昆的头抱在双腿上,随后用湿巾擦干净他的脸。

     古昆慢慢醒过来,朝少女虚弱地一笑,随后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叶叶,我们走吧。”

     “叶叶,他不值得你这么做啦。”

     听到后面有男生大喊,冯叶叶皱着眉转过头,“别叫我叶叶!”

     “切,一个垃圾还敢享受叶叶的服侍。”

     大喊的男生见冯叶叶一点好脸色都不给他后面庞上闪过一道阴霾,他拿着笔迅速算出几道十内加法。

     “柳哥别生气,对付那个古昆,我有一招妙计。”

     柳田的跟班看了一眼纸上的算数暗暗心惊,想不到柳家少主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有了如此实力,他庆幸自己找到好靠山的同时及时把计谋告诉柳田。

     “过几日的终极测试……”

     古家:

     古昆坐床看着膝上的书本发呆,曾经对他而言简单浅显的十内加法现在竟是如此晦涩难懂,想到三年前的那场大病,他内心猛地抽搐一下,一时间连“二加二”都写不出得数。

     “可恶!”

     古昆抑制住心中想要摔笔的感觉,虚弱地靠在床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冯叶叶让她回去了,此时整个古家只剩他一人,他原本天赋异禀,却在变故中泯然众人,振兴家族的使命不知还能不能完成。

     时钟的秒针轻移一格,古昆下床走进院落,向着一个隐蔽的房间走过去,那是他父母灵牌摆放的屋子,每年这时候他都会去祭拜父母。

     清洁,上香,跪拜。

     古昆将一切完成就要离开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却在脑海中炸响。

     “小娃娃,想不想跟我学习?”

     古昆的眼前变得模糊一片,仿佛晕倒的前兆,声音并不是只有一声,它无限循环,反复询问着一个问题,古昆却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只是抱头跪在地上,承受着大脑好像就要被撕裂般的痛苦。

     当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忽然烈火焚烧,世界被火光映照的一片橘黄,灰烬漫天飞舞,仔细看那上面画着繁奥晦涩的文字图形,脚下是无数白纸,这片土地又仿佛白纸铺垫而成,各式的笔插在地面,极其惨烈。

     似乎有死者在耳旁低语,古昆猛地回过头,由无数本书籍砌成的王座上,男人闭着眼睛端坐,他的身体被无数笔芯穿插,整个人又像是被禁锢在了上面,可神情却无喜无悲,忽然他睁开眼,无数铅灰扫过世界,烈火消失,一片寂然。

     “你,想不想跟我学习?”

     古昆喷出一口鲜血,巨大的威压仿佛凝成实质碾压在他的身体上,似乎跪拜就能解脱,但古昆不会再跪,他大吼一声,脚掌猛然踏在地面,止住了下跪的身体。

     “不错。”

     王座上的男人点点头,随后伸出一根手指,无数玄奥的符文相互叠加,从男人指尖瞬间延伸到古昆额头,“我先送你一道见面礼!”

     古昆再次喷血,身体摇摇欲坠的支撑,但以他现在的情况却不可能再支撑太久,他最后昏倒。

     ……

     雷霆撕裂阴云,暴雨倾盆而下。

     中州,吴家:

     吴山云看着试题皱眉不语,坐他对面的清秀少年微微一笑,说道:“叔叔是不是有了什么心事,要是说这简单的坐标问题能把叔叔难倒的话击严可不会相信。”

     “叔叔自然不会被它难倒。”

     吴山云放下笔,背手站起,一身衣袍竟无风自动,吴击严也跟着站起来,看着叔叔的表情内心疑惑,叔叔吴山云是凤毛麟角的高中一级高手,照说三千世界应该没什么能让他这副样子才对。

     想到这里,吴击严不由得也微微挺胸,他出生于大世家,又是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已是中学二级,乃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又是佼佼者,头角峥嵘的存在,近日又摸到了中学三级的门栏,不出一年定能踏入中学三级,而再加上舅舅的点拨,不假时日他的名字定能响彻中州!

     “这天,要变啊。”

     吴山云看着苍穹之上雷霆闪动,许久后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怎么……”

     吴山云打断吴击严的话,轻拍他的肩膀,“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击严,你要小心了啊。”

     “难道这世界还能有比我强大的存在?”吴击严不服,但表面却连连称是,瞳孔中闪过一道阴霾。

     ……

     太阳当空照,小鸟喳喳叫,雨过天晴。

     古昆悠悠地醒来,丝毫不知道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因为他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