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证实
    “你怎么知道的?!”虽然老周发过来的是文字,但是可以想象他现在一定非常惊讶。

     其实我也不比他平静多少,我的手都颤抖到没法打字。

     下床冲了个脸平静下来以后,我这才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你家里人问,就说是你奶奶留给你的,所以就告诉你了。至于我怎么知道,就当我是梦到的吧。”

     “额……等我回来再说。”老张明显不信,不过也知道现在的重点并不在我,便不再纠缠。

     但是接下来整个一天,我都处于梦游的状态,我迫不及待的渴望赶紧到晚上,可以让我再重新做一个梦。

     我不知道这事情究竟是偶然一次是真的,还是每一次都是真的,若只是偶然那也罢了,但如果每次都是真的……

     回想起以前梦到的那些残忍的或者悲哀的死亡场面,三十多度的太阳底下我竟然感受到了丝丝寒意。

     如果我只是之前那样的话,也就当作一个病熬熬就过去了。但是现在居然可以遇见死亡,那就不是病了,是邪!

     我有些后悔,没让我妈找那个王老太给我看看。

     不过转念一想,就王神婆那本事,估计还不如我,找她干嘛咧!

     煎熬中,终于到了晚上。在一次次地自我催眠之中,我终于进入了梦乡。

     比平常晚了两个多小时。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这个梦做的我很累,闷在水中的我隐约能听到孩子在岸边哇哇大哭的声音。

     水最先灌进了我的耳朵,之后长时间的憋气再也忍不住水从我的鼻孔中涌入。我靠着最后一丝理智强忍着睁开眼,却发现什么都看不见。肚子中的气都吐光以后,身体便止不住的往下沉,意识开始模糊,耳朵听不见了,眼睛也看不见了。

     溺水这种东西果然是相当难受,即使清醒过来我都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脑袋仿佛涨涨的。在这里也好意提醒一句,千万不要以为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无论是哪种死亡,在你意识消失之前都会感到非常非常的痛苦,度秒如年那种!

     除非是最专业的人士来给切断血管或者脑神经,这样一来因为大脑失去动力无法工作,你才可以在一瞬间丢失意识。像大部分人都知道古代那些死刑犯是要被砍头的,一般砍头之前死刑犯的家人都会给刽子手塞一些银两算作贿赂。不为其他,只希望刽子手能砍得认真一些,最好是一刀就将头砍下来,以免亲人受太多的苦。

     至于电视里那种刀刀都可以人头落地的,全是扯淡!

     重新说回来,自打睡醒以后,我就开始回忆梦里的细节,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时间或者坐标,好让我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

     先是环境,那边是一个乡村水库,除了一栋小房子,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算了,等宿舍来网再上网搜吧!

     我如是想着,先收拾课本去上课。

     两节课一下课,便迫不及待赶回宿舍。

     打开微博头条搜索二十多岁少年水库溺水身亡。不一会儿,一条条各地治安的官方微博就出现了。

     现在想找个新闻,绝对不是去网上看新闻,而是打开微博或者朋友圈,不光有你想要的新闻,甚至还有一大堆各种好奇网友的视频照片。

     这可比报社什么的来的厉害多了!

     往下翻了几条,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标题:“丽水云河一水库发生小孩子溺水事故”。

     再看视频中的画面,分明和我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

     即将验证我的想法,心跳居然情不自禁的加快起来,就连手指也有些颤抖。

     我仔细的看着画面,山、水,房屋,丝毫不差!

     “本市一小水库,小孩子不慎落水,另外一个青年下去救他,结果自己没能上的来。事情就刚刚发生,差不多九点半。唉,年轻的小伙子啊,可惜了!默哀!”

     瞥到这条评论,我更慌了。

     刚刚才发生,九点半……

     我看了时间,现在才十点!

     这对我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远超过我的梦是真事儿。

     云河我知道在哪里,离我非常非常近。如果我一睡醒就搜到这个地方,然后再过去,梦里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我不是一个残忍的人,虽然我可以淡然的接受死亡,但是一想起明明我可以救他,却因为我的疏漏而使他丧命,我便觉得很难过。

     一时间,我全然沉浸在其中。

     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童童,和你说个事儿。”童童叫赵欣童,和我同龄,但是因为我大几个月,所以是我表妹。这小妮子仗着家境好,大学学了个哲学。所以我想找她给我聊聊。

     “哥哥你咋了?”童童很快就回了条微信过来。

     “我的那些梦,全是真的。”我点了支烟,又发了一张早上的新闻截图过去。“这是我昨晚梦到的,今天早上发生了。”

     “啥?真的假的?”

     无视掉她的疑问,我继续打字:“本来我可以救他,但是我没有。我十点钟搜新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额,哥哥你是在自责吗?”

     “嗯。”

     “可是没什么好自责啊?你并没有意识到,而且早上就算你搜也搜不到啊。你说对不对?我爸经常和我说,凡是都是命,生命是平衡的,善报恶报也是平衡的。他不出事,你也找不到他,他出事,你找到他已经晚了。”

     “哲学家就是会扯。”不得不服,这妮子虽然扯得有点淡,但是还真的把我给说服了。根本就是一个死循环,大概这也就是他的命吧。

     “哼!过河拆桥,不和你说咯!”

     放下手机,我又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兴许,我的梦可以帮我制止一些事情的发生?

     梦一定是真实的,这事儿已经确定下来了。现在唯一不知道的是梦中的人到底是随机出现,还是有着一定的范围。既然我可以梦到还没有死去的人,那么我最多可以梦到后面多久的事情?

     我一定要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