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开棺
    高香燃烧,白灰掉落,幽香开始飘荡在人群中,十八柱香齐燃,白烟笔直的上升,在头顶三尺之处会聚,骤然间缓缓形成一个人的轮廓。

     王肖见此,拿着打火机将青年周围的高香点燃,然后对我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我从兜里拿出青年的生辰八字,也就是生年生月生日,

     随手变出一团幽蓝色火焰,将纸条点燃。

     纸条在我眼中一点点消失,直至完全化作灰烬。

     我看着烟雾勾画成的轮廓人,大喝一声。

     “天有仙,地有灵,人有三魂三座灯,祭此香火招魂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砰!砰砰!

     十八柱高香随着我的话音落去,纷纷炸裂开,白色烟雾消失在夜色里。

     我从背包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招魂幡,这东西可精贵,我这把还是老鬼喝多了,不省人事然后给我的,后来他管我要,我硬留下的。

     宝贝着呢!

     黑色的招魂幡握在手里,然后咬破手指肚,让血滴在幡上,穆然,手中幡飞起,转在天上,不停的旋转。

     咻!咻!咻!

     越来越快,直至融入黑暗中。

     抬头,

     天上星辰若隐若现,正是时候!

     “天有辰,三魂显!还不归来!”

     我观着寂静的夜色,等待青年的魂回来。

     骤然,

     天空有白色丝缕出现,一道,两道,直至三道!

     那是白色的锁链,皆由香灰构成。

     我知道,魂回来了!

     白色锁链到了尽头,三个透明的人影出现,飘忽在天上,当然,也就只有我和王肖能看见。

     念法收回招魂幡,在用幡引三魂的去他们应当去的地方,走近青年,伸手将其三魂握在手中,柔和的将魂体凝成球形。

     最后打入青年明慧之处。

     “呼!”

     总算是结束了。

     “可以啦?”

     王肖过来,眉头微皱,有些不信的说道。

     “恩,回魂了。”

     “靠,这么简单,早知道当初不逃课好了。”

     王肖有些大跌眼镜的说道。

     “呵呵,就你,还是练练肾吧。”

     我调侃道。

     “嘿嘿。”

     在看那青年,面色明显红润了许多,光泽度也恢复了。

     看来是活过来了。

     “都过来吧,完事了。”

     我对着周围的村民说道,那妇女迅速的串了出来,紧张的抚摸青年额头。

     “儿啊,你咋样了?”

     颤抖的声音,心也是抖的。

     青年在那声音后,缓缓的张开了眼睛,然后看着妇女微弱的说,“娘,俺这是在哪?”

     “啊!活了,我儿子活了!”

     妇女突然像个姑娘一般,欢快的跳了起来。

     “真活了!”

     “活了,活了,唉,真是大师啊!”

     村民个个惊讶不已,同时也惊叹的说道。

     “哎呀,恩公,谢谢你救了我儿,真是大恩人啊。”

     妇女突然要跪下给我磕头,索性被我和王肖拦住了。

     我跟她说她儿子刚刚还魂,身体还虚弱,要熬点补品,好好补补。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好,然后在邻居的帮助下把儿子背了回去。

     “呵呵,看到了吧,我这回请的可是真正的大师,今天也晚了,大家都回去吧。”

     李建华爽朗一笑,开始驱散人群,经过刚才那翻施法,又是睡眠不足,身体的确有些挎了。

     李家哥俩见识了我的本领,更加的敬佩了,当下就邀请我们去他们家休息一晚,其他的事明天在说。

     我和王肖也不客气,都累了一天,明天还有很可能是件难缠的事,养精蓄锐是必须的。

     李家在村中央处,地方不大,但是因为哥俩都出息了,一家人除了老父亲都搬走了,所以原先的房子一直空着,我和王肖一屋,晚上李家哥俩还摆了桌酒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堆事,失眠了,只好跟他们吃了点夜宵,不过我和王肖都没有喝酒,这是规矩,外出不能饮酒,不能贪小便宜。

     哥俩喝了几瓶,就睡了,唯有我和王肖还异常精神。

     “江辰,是鬼压棺吧!”

     王肖突然压低声音说道。

     屋子外头一片漆黑死寂,阴沉。

     “恩,我怀疑是,不过我问过兄弟俩,他们父亲生前没有得罪人!”

     “那这就怪了,难道是山里有鬼魅?”

     王肖的脑子总是想着古灵机怪的问题。

     “不确定,不过明天就都知道了。”

     “干嘛?你,你不会是要开棺吧?……他们能同意吗,人死都还下葬,老思想啊!”

     王肖突然失声而尖叫道。

     “嘘,没事,仙人自有妙计,现在主要的就是保持警惕,我觉得这村子有问题。”

     我小声的说。

     “恩,的确,下车就感觉到了很压抑,而且……”

     王肖没有说完,

     他的眼睛突然定住,目光留在窗户上。

     我转头看去,却是遍体发寒。

     在漆黑的玻璃上,一张惨白惨白的人脸紧紧贴在上面。

     粗犷的鼻孔,牙齿带着血丝,眼睛欲要爆裂一般。

     他在笑,诡异的笑,嘴角扬起,脸皮没有一丝皱纹。

     “嘿,嘿嘿,嘿,两个人……两个人……”

     “妈的,谁啊?”

     王肖突然拿起瓶子,骂骂咧咧的看着那张脸。

     然而那张脸却依然保持着原样。

     “江辰!去看看?”

     王肖提议道,

     妈的,看看就看看,老子什么鬼没见过。

     当下鼓足了劲,跟王肖一人拿着一个酒瓶子就破门而出,

     然而却不见一个人,

     在那窗户上,一张被剔除了肉丝的人脸紧紧贴在上面,眼球,完整的牙齿竟然也与脸皮紧密相连。

     “妈的,谁贴的?”

     王肖上前就把人脸接了下来,眼球和牙齿掉落,不过都被他收了起来,我摸着那张凹凸不平的脸,身体有些炸毛,这是张真人脸!

     而且看着边缘有血丝痕迹,心中已经了然,这是张刚扒下来的。

     妈的,谁呀,这么狠,还有他为什么要将人脸贴在玻璃上

     ?

     想瞎跑我们?

     “怎么办?”

     “先收起来,今晚你我轮流守夜,看来是有人在针对咱们,这地儿我们不熟,还是小心为好。”

     我警惕的看着周围的黑暗,他奶奶的,不来好了,唉,不过究竟是谁在针对我们呢?

     我紧锁眉头的思索着。

     夜,深沉,

     王肖鼾声如雷,弄得我也被传染了。

     不断的打着哈气。

     唉,最近事情太多了,脑袋疼啊。

     …………

     公鸡长鸣一声,天破晓。

     我和王肖轮流值班,睡得还算是舒服吧,早上洗漱之后,李家哥俩就端着热粥进了屋,我看看手机,哎呀,就剩百分之九十八的电了,不行,要冲点电。

     八点半,饭也吃完了,我和王肖正准备去找李家哥俩,没想到,李建军竟然破门而入,面色苍白,大口喘息。

     “大,大师,不好了,我爹坟头又死人了!”

     又有人死了!

     “走!”

     三人急步跑去,在李建军的带领下到了老人坟地,果然在那见到了一具尸体。

     因为现在是早晨,而且又是忙碌的时节,所以很少有人来这儿,只有几个壮汉,和李建华在。

     李建华此时正一脸愁容,又有人死在他家坟地,这让他如何与村里人交代啊。

     见到我们赶来,焦急的迎了过来。

     “大师,你瞧瞧,这,这怎么又死一个呢!”

     说完话,他便坐地上抹起眼泪

     。

     “行了,先看看再说。”

     王肖突然严肃的说道。

     我瞧着那具尸体,只是一眼我便愣住了。

     他没有脸皮,而且眼球和牙齿也都没有了!

     而在我的包里,却正好有他缺的零件,妈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王肖,你看!”

     我招呼王肖来看,他也看了一眼,之后就和我一样了。

     “这尼玛是啥情况?”

     我摇头表示不知。

     “唉,先不管了,李大哥,先将人抬走,然后打听打听这是谁家的!咱们今天还有正事做。”

     我吩咐李建军道。

     目前不是解决这具尸体,而是棺材里的人,一切都是老人死后才引起的。

     “好,我这就去办!”

     几个汉子合力抬走了无脸尸,我和王肖眼神交流了下,都明白对方的心思,然后走近老人坟地察看。

     坟地不大,但在这村里绝对算得上是豪华了,背靠绿竹,前有溪流,这在风水上也是处好墓。

     石碑上刻着老人的名字,李如平,其他的也没什么发现。

     “江辰,那片竹林有问题,你看那!”

     王肖突然跑过来,指着坟地后面的竹林说道。

     我抬头看去,果然,那里有白色的腾雾弥漫,山里有雾并不稀奇,可这白雾竟然是笔直而起,直通云端。

     “尸气?”

     我诧异道。

     坟地有尸气升腾。

     “恩,看来这棺材咱们必须要开了,恐怕老人已经诈尸了。”

     王肖凝重的说道。

     “刚形成的僵尸,还能解决。一会开棺小心点就行。”

     诈尸的人,三魂七魄不得入轮回,那是种折磨,想要解决,就要用阳火烧去尸体,人方才能入轮回。

     这时,李建军和那几个壮汉都回来了,看来事情都解决了。

     “那人不是我们村的,我叫人帮忙去邻村查了。”

     听他的语气,明显放松了许多,想来他心中已有了决定

     。

     “哦,我刚才看了看老人的坟,可能老人已经诈尸了,我们现在要开棺。”

     我有些忐忑的说道。

     “好,只要能解决,就算被骂不孝也无妨,我父亲能理解的。”

     李建军突然坚定起来,说着就拿起铁锹挖土。

     我和王肖也纷纷加入其中,场面异常热闹。

     时近中午,棺材完全的出来了,因为是正午,太阳的阳火最烈,僵尸不能行动,所以现在开棺正合适,要是大晚上的开棺材,不咬人才怪呢!

     砰的一声,棺材盖掉在地上。

     打开后,都愕然了,棺材里没有人,在窄的一面有个大洞。

     “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