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不速之客
    一根根白色的胸骨杂乱的穿出徐朗的胸膛,而蹦出来的那一团鲜红色的影子此时跌落在地面上,还在不断地收缩跳动。

     那正是徐朗的一颗鲜红心脏!

     徐朗栽歪着躺在地板上,看着自己胸口一个大洞里面一片血肉模糊,而心脏在地上依旧是弹跳不已。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徐朗忍不住在脑海里面一阵的自嘲,但是紧接着一阵无比剧烈的疼痛如同一根尖锥恶狠狠的扎进了徐朗的脑子里面。

     剧痛一瞬间占据了徐朗的所有感官,徐朗的眼前一阵漆黑,意识也随着消失殆尽。

     徐朗猛地睁开双眼,一挺腰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顾不上自己还在不停地喘息,徐朗连忙将自己的双手举到了眼前。

     只见双手皮肤光滑白皙,依稀可以见到一根根暗青色的血管,正常无比,哪里有什么鲜血沾染在手上面。

     这时候身边传来一声轻轻地“哼”声,徐朗一转身拉开了身边的被子。

     夏雨正揉着眼睛,一边左手倚在床上半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微微还有些睡眼惺忪的看着徐朗。

     “怎么了,刚刚就一直在折腾,是做噩梦了吗?”

     夏雨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点深夜醒来的慵懒以及对徐朗的关切。

     徐朗看着夏雨那张带着关心的俏脸,悄悄在被子里面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一阵疼痛顿时从大腿上传来。

     徐朗这才真正有些放下了自己的心,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嗯,的确是个噩梦。”

     夏雨坐直了身体,伸出手摸了摸徐朗背后被冷汗浸润的湿透的睡衣。

     一伸手,夏雨搭住徐朗的肩头一用力,徐朗顺势微微低身前倾。

     夏雨将徐朗的脑袋抱在自己的怀中,轻轻按摩着徐朗两额的太阳穴。

     “好了,没事了,是最近忙着工作和学院里的推荐压力太大了吧?”

     徐朗微微“嗯”了一声,拍了拍夏雨的手背示意夏雨不用担心,可是刚刚噩梦之中那一幕令徐朗回想起十一年前黑暗的景象实在是让徐朗心中依旧有着一阵的悸动。

     徐朗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抬起头来宠溺的抱了抱夏雨,开口说道:“好了,我没事了,就是一个梦,你继续睡吧,我去下卫生间。”

     夏雨盯了一会徐朗的眼睛,看上去徐朗的确是已经平复了心神的样子。

     凑上前去,夏雨微凉的双唇轻轻贴在徐朗的嘴上,吻了吻徐朗之后,夏雨这才躺回到床上,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徐朗轻轻拍了拍夏雨,这才起身走出卧室,进了对面的卫生间之中。

     徐朗面对着镜子,手掌还微微有些颤抖的解开了睡衣的扣子,只见胸口上面肌肉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不定。

     而胸口上的肌肤光滑结实,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徐朗伸手轻轻覆盖在自己的左胸上面,感受着胸腔里面的心脏正在稳健的跳动着。

     就这样停了一会,徐朗这才确定自己的心脏的确正在稳定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像是睡梦之中那样癫狂的不受控制。

     打开水龙头接了几捧凉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徐朗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看来刚刚自己的确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徐朗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卧室之中窗帘随着夜风轻轻地摆动,显得十分轻柔,并没有睡梦里面那副张牙舞抓的诡异样子。

     自嘲的笑了笑,徐朗按了按自己的鼻梁,看来自己真的是有些多疑了,应该就像是夏雨说的那样,自己最近压力太大了吧,这才会被勾起过去的记忆,衍生出这样的一个噩梦。

     伸手抓过毛巾擦了擦自己脸上剩下的的水珠,徐朗正准备回卧室重新入睡,忽然耳朵微微一动。

     就在刚刚徐朗听到楼下的房间发出了一点异样的声响。

     徐朗和夏雨租住的这间公寓分为上下两层,上面是一个阁楼,两个人的卧室就在上面,下面是厨房和客厅以及另一间洗手间。

     这也是徐朗和夏雨现在两个人在学校外面都有着公司的兼职,这才能够付得起这样一间格局不错的公寓的房租。

     而就在刚刚徐朗清楚地捕捉到了下面传来的一点异样声响,就像是有人正在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

     因为以前的经历,徐朗的感官一直比较敏感,他相信自己绝不会听错,而且刚刚的那个噩梦更是使得徐朗提起了足足十二分的警惕。

     徐朗轻手轻脚的转出洗手间,在阁楼上的储物柜之中摸出了自己打球常常使用的网球拍子。

     一只手牢牢地握着网球拍上面新缠的手胶,一只手虚扶着楼梯,尽量减少自己下楼的声响,徐朗悄悄地顺着楼梯朝着下面走了下去,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鬼鬼祟祟。

     小心翼翼的从墙壁旁边探出头,借助着从落地窗照射进来的朦胧月光,徐朗只见一个一米七五左右的男子身影正在自家的冰箱里面翻找着什么。

     徐朗微微放下了几分心,原来是一个趁着夜色作案的小贼而已,凭着自己的身手解决起来应该问题不大。

     紧接着徐朗又有几分既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这个贼偷到了自己的头上,刚刚让自己很是担心了几分。

     笑的是这个小子进来竟然不抓紧找值钱的东西,却在这冰箱里面翻来找去,一副胆大包天的样子。

     徐朗也不做声,轻手轻脚朝着男子背后摸去,那个男子也是过于专注,根本没有注意到正在不断接近着自己的徐朗。

     三步两步,徐朗摸到了男子的背后,手中网球拍轻轻举起,随后朝着男子的脑袋就是毫不客气的抡了下去。

     当然徐朗也不想一下就打的这个贼昏死过去,并没有用球拍的边框,而是用网面朝着男子的脑袋。

     当然凭借着徐朗的人高马大,这抡下去的一下里面用出来的力气,就算是用网面拍在这男子的头上,也足够他头晕脑胀个那么一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