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跳动的心脏
    徐朗剧烈的喘息着,满是鲜血的双手在自己的胸前微举着,不断地颤抖,鲜红的血液顺着指缝之间不断地滴落在床上面,绽开一点点妖异的血花。

     一道道血液就像是蜿蜒的红色蚯蚓一样沿着徐朗的手腕朝着徐朗小臂流淌下去。

     而徐朗背后的睡衣早已经被冷汗浸沁的湿透,此时黏糊糊的粘在徐朗的后背上面,仿佛是背后贴上了一张死鱼皮一样,像是一滩污泥一样堵塞住了徐朗背后的每一个毛孔。

     只是这时候的徐朗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些事情,在他的一声怒喝之后,房间再次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徐朗脑海中想着那个娇俏的身影,根本顾不上自己双手上面还沾满着淋漓的鲜血,急急的一扭上半身看向双人床的另一边。

     薄薄的被子下面勾勒出了一个凹凸有致的身影,徐朗一把抓住被角掀开了被子,刚才自己这一番折腾,更是一声大喝,可是身边的夏雨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不过是一抓一掀的功夫,此时徐朗的心脏跳动的却远远比刚才更加的剧烈,胸腔之中“砰砰”作响,胸口的胸骨几乎要拘束不住心脏,仿佛下一刻心脏就要突破胸骨的保护带着一蓬血液冲出胸腔一样。

     而当被子随着徐朗的手掀开来,露出被子下面的夏雨的时候,徐朗原本正在剧烈跳动的心在一瞬间停住了。

     这种停止不像是由剧烈逐渐减缓到缓慢,反而像是一台原本正在剧烈运作的机器,在短短的一刹那猛然停止,没有一丝一毫的缓冲。

     就像是原本剧烈燃烧的煤炭被猛然间投入到冰冷刺骨的水中。

     徐朗的心脏就这么在看到被子下面的夏雨的时候静止在了胸腔里面,原本泵上大脑的血液一瞬间自由落体一样落回到胸腔之中,在胸腔之中的血液凝成了一只大手,反过来死死抓住了徐朗的心脏。

     不由得徐朗不这样,此时被子下面的夏雨,正一动不动的躺在一滩鲜血之中,而朝着徐朗,原本掩盖在被子下面的夏雨的脸上,两只眼睛的部位现在只剩下了两个漆黑的空洞,原本夏雨那双水光灵动的大眼睛此时已经不翼而飞!

     一股股的鲜血正在从夏雨双眼的空洞里面流淌出来,在床上缓缓积成一滩。

     原来之前徐朗双手上面的血液不是别的,正是从夏雨双眼之中流淌出来,流在床铺上面的鲜血,只不过是徐朗在苏醒的时候双手按在了血泊之中而已。

     而失去了双眼,眼眶里面正在冒着泛着血沫的鲜血的夏雨脸上竟然诡异的没有一丝一毫痛苦的表情,就像是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无所知一样。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在深夜之中潜入进来,在不惊醒两个人的情况下同时令夏雨毫无知觉的挖去她的双眼!

     而现在看来,双眼被挖出多时而毫无知觉的夏雨怕是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徐朗看着眼前的一幕,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说不清是悲伤还是愤怒的情绪在脑海里面就像是一团混沌一样搅和在了一起,胀满了徐朗的脑袋。

     就在这时,徐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烈的收缩到了一起,胸腔里面的血液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志一样拼命地挤压着心脏,就像是两只手在狠狠地攥着浸满水的的抹布,想要将抹布之中的每一丝水分都挤压出去。

     只不过这时候那两只大手是徐朗胸腔之中的血液,而那块抹布正是徐朗的心脏而已。

     一阵阵剧烈疼痛从徐朗的胸腔之中就像是浪潮一样冲击到脑海,化作一把利刃将原本脑海之中混沌的思绪毫不犹豫的切割开来,在徐朗的脑子里面一阵搅动。

     徐朗死死抓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伸手向枕头下面摸去,可是枕头下面却是空空如也,徐朗的心中一凉,是啊,自己已经不是几年前的自己了,此时的自己就像是卸去了所有武装的士兵,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可以还击的手段。

     容不得徐朗多想,剧烈的疼痛就像是铁锤一样重重的敲打在徐朗剩余的意识上。

     ?徐朗想要去抓住夏雨的手,但是胸腔里面剧烈的疼痛却使得他蜷缩成一团。

     黄豆大小的汗水从徐朗额头不断涌出,又沿着徐朗的脸部线条流下,“劈劈啪啪”的滴落在被子上面。

     剧烈的疼痛像是一块巨石一样拖着徐朗的身体,将徐朗从床上拽到地板上,徐朗蜷曲着身体从床上滑落,“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板上。

     原本一个健硕的年轻人此时却只能蜷曲着身子,双眼翻白,额头青筋暴跳。

     颤抖的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胸口,嘴里面只能模糊不清的发出“嗬、嗬”的挣扎声音。

     而就在这时候,一阵阵的夜风再一次吹进房间之中。

     地面上的阴影更加剧烈的扭动起来,就像是一群正在举行邪诡仪式的祭祀,围绕着在地板上不断抽搐颤抖的徐朗。

     徐朗的意识越发的模糊,胸腔里面的心脏发出擂鼓一般的“砰砰”声响。

     徐朗在地上弓起背部,想要缓解一点疼痛的感觉,然而却没有一丁点的作用。

     心脏就像是一只发狂地兔子,在徐朗的胸腔之中狂跳,挣扎。

     徐朗的嘴角开始溢出丝丝缕缕的鲜血,伴随着一阵剧痛,徐朗一张口剧烈的咳出一口鲜血。

     血液之中夹杂着一些细小的身体内部的脏器碎块喷溅在地板上。

     血沫断断续续的涌出徐朗的嘴巴,破裂开来,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周围的一切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徐朗的喘息声,徐朗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身体内部心脏挣脱血管的牵绊,不断冲撞着胸骨的声音。

     而断裂开来的血管之中涌出温热的鲜血,充斥着徐朗的胸腔,包围着徐朗的肺泡,带着一阵阵炙热灼烧一般的剧烈疼痛。

     随着“咔嚓”几声声响,徐朗的胸口崩裂开来一个巨大的伤口,白色的胸骨断裂迸出,而一团鲜红色的东西一跃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