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深夜
    六月的光景,南方正是骄阳似火的时候,就算是现在已经到了夜晚的时候,但是依旧是难以扫去空气之中弥漫的闷热。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天气,也依旧难以阻挡城市之中享受着夜生活的人们,南州作为省会城市,这样刚刚入夜的时分正是最为热闹的时间段之一,年轻人,有几个不喜欢享受夜晚的霓虹和喧闹呢?

     南州大学城外面的一家酒吧之中,就挤满了周围大学之中出来玩乐的年轻男女,而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此时正在酒吧角落的一张小圆桌边坐着,一边笑着说些什么。

     “成啊!朗哥,你真行啊!现在才告诉我!”突然,两个男孩之中一个梳着背头的突然一拍桌子,从椅子上面跳起来一声大喊,就算是在这喧闹的酒吧之中,这小子的一句话也是声音不小。

     另一个男孩见了脸上带了几分无奈和笑恼,一伸手在背头小子的头上拍了一巴掌。

     “你小子真是的,就不能够小点声音?要么说这件事情就不该告诉你小子。”

     男孩一边把手从背头小子脑袋上面收回来,一边有些气恼又有些好笑的埋怨着同伴。

     这男孩最显眼就是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出头的高大个子,体格更是很有几分的壮硕,紧身的T恤下面微微鼓胀,显然衣服下面是一身的肌肉。

     与这一身肌肉不同的是男孩的脸孔倒是分外的清秀,带着一种别样的帅气,一双眼睛更是添了几分的神采,头发倒是蓄的微长,一直到男孩的耳边,微微卷曲的头发给这男孩更加了几分柔和。

     背头小子挨了同伴这一巴掌,“诶呦”一声轻叫之后连忙四处看了看,酒吧里的人依旧是忙着自己的乐事,除了最开始投过来几道目光以外,倒还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背头小子刚刚的一声叫喊。

     背头小子抹了抹自己有些被同伴拍乱的发型,一边开口埋怨道:“朗哥,你看看,哪有什么人注意我啊,你可真是,出来玩还这么拘束,也不嫌累。”

     这时候旁边的那个女孩轻哼一声开口说道:“彬子,阿朗那叫做在公共场合注意举止行为,不叫拘束,倒是你,总是这么咋咋呼呼的。”

     女孩留着齐肩的长发,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没上什么妆容,只是浅浅的涂了口红,可就是这样,一双大眼睛秋波流转配合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也是魅力十足,当真是一个可人。

     而女孩和长发男孩靠的很近,显然是一对情侣的样子。

     背头小子听了女孩的这句话嘿嘿一笑,身子往长发男孩身边靠了靠,一脸嬉笑的开口说道:“嘿,嫂子你看你这句话说的,我还不是替朗哥高兴嘛,嫂子你想想,院长直接推荐入职,全院可就一个名额,那就是朗哥啊,作为朗哥死党,我不是也跟着沾光吗。”

     女孩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撇了撇嘴,隔着桌子对背头小子作了一个弹脑门的手势说道:“得了吧,你哪里是替阿朗高兴,你是替阿朗答应你们几个的那顿饭高兴吧?”

     背头小子被戳破了自己心里面的小九九,倒是也不气恼,嘿嘿一笑搓了搓手开口说道:“嫂子你看你这是哪里说得话,朗哥也不差这点钱不是。再说了,嫂子你是不知道,我说今天看到隔壁班的那几个书呆子一脸衰样子,看来就是因为名额跑了的事情,哈哈哈,阿朗你是不知道,那群人的表情可是笑死我了,就像是刚被人爆了菊花似的。”

     徐朗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于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死党王彬当真也是无奈的很。

     徐朗身边的女朋友夏雨也习惯了王彬这幅样子,翻了翻白眼不再和这个家伙对牛弹琴,一边喝着杯子里的酒水一边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和死党有来有往的对付着。

     王彬笑嘻嘻的又和两个人说了几句,这时候酒吧门被人推开,两男两女四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几个人四处扫视了一圈之后看到了这边的徐朗和王彬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王彬徐朗夏雨三个人也看到了来人,两拨人显然是约好了见面,凑在一起一番嬉闹之后离开了小圆桌,很快就融入到了酒吧的喧闹之中。

     ……

     徐朗坐在沙发上,转着手里水杯之中的白开水,看着透明的液体在晃动的玻璃圆壁之中转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突然一张脸出现在水杯后面,透过漩涡五官都被搅的扭动起来,徐朗吓了一跳,手里的水杯一抖。

     夏雨笑着从水杯后面抬起头,在徐朗的脑袋上轻轻一敲,学着西游记里面孙悟空的口气开口说道:“你这呆子,发什么傻呢?”

     徐朗放下水杯一把抓住夏雨的手臂顺势将夏雨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嘿嘿,我这不是想大师兄你呢吗。”

     夏雨被徐朗一拉之下身子一倾顺势坐到了徐朗的大腿上。

     夏雨一只手环住徐朗的脖子,一只手在徐朗脑门上用力一敲。

     “哼,色猪头,还对你大师兄动手动脚!”

     “嘿嘿,大师兄的身材这么好,师弟我忍不住啊。”

     徐朗一边说着,环抱着夏雨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吴承恩老爷子要是听了你这话非得气得从棺材里面坐起来不可。”

     夏雨也不推拒,只是嘴上还是不饶徐朗,徐朗这次只是嘿嘿笑了几声并不还嘴,随后抱着夏雨向后一起就要倒在沙发上面。

     夏雨嘴唇被早就凑上来的徐朗的嘴唇封的严严实实,柔荑有气无力的在徐朗背后轻轻一锤。

     徐朗顿时会意,腰身一用力抱着夏雨站了起来,随后抱着夏雨朝着里面的卧室走去。

     ……

     天色已经完全陷入到了黑暗之中,一间并不大但却布置的十分精致的公寓卧室之中,薄薄的被子下面依稀可以看出两个人的身形。

     徐朗抽了抽鼻子,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皮,原本睡的正熟的自己心中一阵悸动,再也没办法安稳的睡着,只觉得心里面一阵的烦闷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徐朗揉了揉额头坐了起来想要找到自己醒来的原因。

     房间之中一切依旧是静悄悄的,空气之中弥漫着南方夏天特有的潮湿闷热,而窗户微微敞开,从窗外的树荫之间洒进来几缕淡银色的月光,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正在奇怪的时候,徐朗只觉得自己抓在被子上面的另一只手充满了黏糊糊的感觉,好像被子被什么液体浸湿了一样。

     徐朗奇怪的把手举到自己的面前,在窗帘缝隙之间泄露出来的几缕冰冷的月光的照映下,徐朗的手上面此时沾满了鲜红色的液体。

     而一股血腥的气味与此同时毫不客气的冲进了徐朗的鼻腔之中。

     这股血腥气来的分外的诡异,刚才的人几分钟徐朗还只能够嗅到空气中的闷热潮湿,而就在看到手上鲜血的同时,这股血腥气就像是凭空而生的一样恶狠狠的侵占了徐朗的每一个嗅觉细胞。

     就在徐朗瞳孔放大,死死盯着自己沾满了鲜血的手的时候,一阵晚风从开着的窗户吹了进来,将原本拉拢的窗帘吹的一阵晃动。

     在“哗啦啦”的声音之中,两侧的窗帘被这一阵诡异的夜风吹的猎猎作响。

     徐朗看着手上的鲜血,心脏不受控制的疯狂跳动起来,将徐朗胸腔之中的血液疯狂的泵送到徐朗的脑子里面,一缕缕血丝迅速爬满了徐朗的眼白。

     这一切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十一年前第一次被迫面对那种事情的时候。

     窗户边的窗帘随着吹进来的夜风一阵的摆动,在依稀的月光的照耀下在地面上投射出一片摇晃不定的影子。

     阴影随着窗帘的飘动在地面上一阵的张牙舞爪,就像是一只潜藏在阴暗之中的妖怪想要突破束缚从地板里面跃出吞吃掉徐朗一样。

     徐朗只觉得阴暗之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伸出来死死握住了自己的心脏,而自己的心脏正在怪手之中不断的挣扎。

     原本身材健硕的徐朗此时却感觉自己就像是十一年前那个面对着黑暗无力的痛哭失声的孩子一样。

     周围的空气此时仿佛是化作了潮湿滑腻的触手,将徐朗死死缠绕在其中,在禁锢着徐朗每一块肌肉的同时攫取着徐朗浑身的气力。

     就在徐朗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几乎要失去自己的意识的时候,一个娇俏的身影出现在了徐朗脑海之中。

     徐朗混沌的脑海里面猛然一点清明闪过,额头上面青筋一阵跳动,徐朗口中一声怒喝,双肩一抖,浑身一颤。

     就像是挣脱了什么无形的束缚一样,徐朗浑身仿佛都随着这一声怒喝,一晃双肩恢复了控制。

     徐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像是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搏斗,夜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息,窗帘再次平静下来,就像是死去的海草一样低垂着,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