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徐朗的回忆
    唐齐听过徐朗的分析之后脸色难看的厉害,一伸手打开了车上的播放器放起了音乐,显然是没有了继续聊天的兴趣。

     徐朗则仰靠在座椅上,脑子里面想着的却全是以前和老爷子还有唐齐在一起时候的事情。

     徐朗和唐齐口中的老爷子其实是徐朗的亲爷爷徐瑾言。

     徐朗只在相片中见过自己的爸妈,他的父母在他出生之后不久就去世了。

     徐瑾言老爷子当年参加过解放战争,只不过老爷子当年入伍的时候已经是三大战役的时候了。

     身在东野八纵的老爷子跟着部队参加了淮海和平津战役,解放后又去了朝鲜,在朝鲜战场上负了伤,差点把一条命交代在那里。

     回国之后徐瑾言和以前说好的一家姑娘结了婚,一年后就有了徐朗的父亲。

     随后徐家的生活可以说是有条不紊,虽然也经历了文革等事情,但是所幸徐家经受的冲击并不大。

     其实按理说以后一家人的日子应该就是和和满满,徐瑾言和儿子都是有能力有见识的人,经营的徐家风生水起,徐家的日子在当时可以说是家道殷实了。

     可是就在徐朗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徐朗的父亲和母亲双双死于一场意外。

     据说那是一场大火,当时徐朗的双亲领着他在徐家乡下的老宅,大火烧的极其诡异,短短的时间里火势已经弥漫起来。

     周围的邻居前来救火的时候火势已经不可收拾了,转瞬之间就将徐家整个屋子烧成了一片白地。

     当时的小徐朗被老爷子徐瑾言抱出去玩逃过了这么一劫,可是徐朗的双亲都葬身在火海之中。

     儿子儿媳一朝丧身火海之中,这样的打击对于当时将近五十的老爷子徐瑾言来说不可谓不大。

     办完了儿子儿媳后事,依旧承受着丧子之痛的徐瑾言带着还不足一岁的小孙子徐朗回到了城里。

     最开始的几年,徐瑾言天天在外面奔波,也不知道忙些什么,只是雇了一个信得过的奶妈照顾小徐朗。

     徐家在城里面有个铺子,还有一间茶楼,生活上倒是没有什么忧心的地方。

     徐瑾言回来之后把铺子大改了一通才重新开始营业,而从那之后,不时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怪人出入徐家铺子之中。

     徐瑾言依旧是常年在外面,也不知道忙些什么,把铺子和茶楼都交给了信得过的伙计,好在徐瑾言待人不薄,伙计们也是尽心尽力,把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就在徐朗六岁的那年,徐瑾言带着一个比徐朗大一岁的孩子回了家,那个孩子就是唐齐。

     唐齐算是徐瑾言一个老战友的后人,当年徐瑾言在朝鲜战场上准备打长津湖战役的时候,冰天雪地里两个人定下了约定,谁万一没能回来,就由另一个人照顾两家子。

     两个人约定的时候没有料到,在那个最残酷的冬天,能回来的才是万一。

     徐瑾言熬了过来,那个老战友却长眠在了长津湖畔的冰天雪地中。

     回国之后徐瑾言多方打听战友家人的下落,一直没有结果。

     直到这一次徐瑾言外出的时候,才有了消息,这才找到了唐齐,这个算是自己战友后人的孩子。

     之所以说“算是”是因为这孩子究竟是不是徐瑾言战友的后人已经无法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孩子是徐瑾言战友所在村子里面的一个孤儿。

     其实当时联系徐瑾言的负责人也是有些忐忑,他最开始也只是抱了帮这个孤儿找一个着落的念头,也不知道徐瑾言老爷子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徐瑾言在听负责人说完情况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就在负责人被沉默搞的很是尴尬和忐忑的时候,徐瑾言开了口。

     “没能找到他的家人是我对不起老唐,这娃也算是和老唐有些缘分。把这娃带大,到时候我下去和老唐也算是有了个交代。”

     就这样,这个孩子被徐瑾言起名叫了唐齐并带了回来。

     之后唐齐被徐瑾言当成了亲孙子一样的看待,和徐朗一起成长起来。

     这一次回来之后,徐瑾言足足有一年没有外出,而就在一年之后,徐朗和唐齐不过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徐瑾言给他们打开了一扇不为人所公知的世界的大门。

     而紧接着徐瑾言开始了对唐齐和徐朗的训练,那种训练对于两个还是在童年的孩子来说,是黑暗和痛苦的。

     而等徐朗和唐齐再大了一些之后,徐瑾言再次外出的时候,身边时常会出现两个孩子的身影。

     徐朗和唐齐的学生时代更是因为徐瑾言失去了不知多少乐趣,徐朗一直都很羡慕自己身边的同龄人。

     羡慕他们有着无比疼爱他们的亲人,羡慕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更羡慕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童年和学生时代。

     但是唐齐和徐朗的想法却不尽相同,幼年的时候经受过流浪之苦的唐齐把徐朗和老爷子徐瑾言当做是自己的亲人。

     徐瑾言在唐齐的眼里就是亲爷爷一般,而徐瑾言的每一个命令唐齐都会拼命去完成,绝不想让老爷子有一丝一毫的失望。

     对于唐齐来说,只要能够和老爷子一起,就算是自己最大的乐趣了。至于对自己学业的影响,本来就不喜欢学习的唐齐更是毫不在意。

     而就在两个人高中毕业的时候,一场最大的冲突爆发了。

     徐瑾言表示并不想让两个人去读大学,更是让徐朗划掉志愿里面离家很远的心仪的大学,唐齐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很满意这种安排,对于他来说在校园里实在是不如在老爷子身边做事。

     徐朗对这个安排却表现了剧烈的抗拒,和老爷子徐瑾言狠狠地大吵了一家。

     爷俩个这一次剧烈的冲突之后徐朗只身一人带着不多的钱来到了自己心仪的大学,依靠着自己的兼职和助学金开始了自己的学业。

     也就是从这时候起,徐朗和自己的亲爷爷徐瑾言可以说是几乎完全断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