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s id="65148"></detail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老陈的伤心事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有些蒙逼。好这个词一般是女神对屌丝说,上位者对下属说,哪有我对教授说的?他缺我一声好?

     “哈哈哈,你也很好。”听着我的话,唐教授却不觉得有些不妥,显得异常高兴,拉开车门和我下车,末了挥挥手。

     “你回去休息吧。”

     “谢谢你。一州同学。”

     我不懂他这个谢谢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这种对祖国发展如此奉献的精神却很让我佩服,恭敬和唐教授挥手告别,一个人拎着药回到宿舍。

     此时大家才刚起床,看着我的样子十分的惊奇。

     老张调侃我:“哟,老赵你这手怎么搞的?昨晚做贼偷女生宿舍内衣被人打断了?”

     “行了行了,今天早上睡不着出门跑步摔了一跤就这样了。娘皮的!刚刚在医院里里外外缝了十几针,老子眼睁睁看着医生在我手上动针,牛不牛?现在我是病号,你们得好好服侍我!”

     我吹完一波牛逼,重新趴回床上。却看见老陈一个人躺在那里,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老陈,你咋了?”

     小邓正在穿衣服,也发现了老陈的不对劲,试探性问道:“老陈?”

     一连叫了三四声之后,老陈这才反应过来:“啊?”

     老张这两天显然从之前的事情中走了出来,说话十分的不正经:“你怎么了?怎么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难不成看老赵受伤了所以你伤心伤的?”

     “额,没事。”老陈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没事,没事。”

     我看出老陈一定是有事情,不过他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多问。我们是室友,也仅此而已。

     只可惜小邓却没那种眼力见了,指着老陈一副看对方有鬼的模样:“眼神飘忽,手脚不自然,而且说话还重复三遍!我赌一百块老陈是失恋了!”

     “那你把一百块拿来吧!”经过这么一闹,老陈明显调整好了状态,笑呵呵朝小邓伸出手。

     “切!你先说什么事儿先。”小邓满嘴跑火车的主,又怎么可能真的付钱,当下是准备直接赖掉了。

     老陈也不和他多计较,看了看我的手,眼底闪出一抹疑问。“你这手怎么搞的啊?怎么还伤这么严重?”

     “跑步摔的,正好地上有一个玻璃碎片,扎到了动脉。差点儿挂掉!”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我实在是对老陈太提防了。

     这种提防真的是说不出任何原因,就连我自己都不是很喜欢。

     “中午大家陪我去喝酒,心情不好。”

     “好嘞!陈老板请客了!”听到有酒喝,最开心的要属老张了。

     我刚受伤,不能喝酒,不过大家都说一个宿舍的肯定要一起行动,不能喝酒用饮料代替就是了。

     我心想着也确实如此,而且我也想知道老陈到底是因为啥事儿变成这样,也就不再推辞。

     四个人咋咋呼呼地跑到外面小饭馆儿,老张毫不客气找了一个桌子坐下,开口第一句便是让服务员先上两箱啤酒,之后也不忘给我单点一瓶橙汁儿。

     老陈拿过菜单随便点了几道菜之后,服务员很快就将酒端了上来。

     老张虽然不能喝,但是也不阻碍他成为一个大酒鬼。用他的话来说,酒鬼爱的不是酒,都是爱的醉。自己酒量差就说明自己比其他酒鬼更容易获得幸福感,那是好事儿才是。

     千杯不醉的都是浪费!

     “老陈,和兄弟几个说说,你这啥事儿今天不高兴啊?”老张给三人倒上酒一边开口问道。

     花生米不是最好的下酒菜,八卦才是。

     这是老张的第二个酒场名言。

     老陈叹了一口气,又有些惆怅地点上一根烟,这才晃晃悠悠开口:“我有一个发小去世了,听说是被枪杀。”

     “噗!”我对强杀这两个字比较敏感,当下竟然没人住一口橙汁儿喝呛了喷了出来。

     “咳咳咳!”用力咳嗽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开口:“枪杀?怎么可能?你朋友在国外么?”

     见我这么回答,老陈收回目光,“不,他在国内。就是他做的事情有那么一点见不得光,所以接触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善类。你去过暗网就知道,在那上面买个枪不是什么难事儿。”

     “嗯……”我轻轻点点头,心中的惊疑更甚。虽然我不记得前一晚的梦是什么了,但是记在本子上的故事并不会消失。我有一种预感,那个叫做辛的,可能就是老陈的朋友。

     但是没想到老陈的朋友居然这么牛皮?!

     “你朋友是干嘛的啊?怎么会被枪杀?凶手找到了吗?”

     “呵呵!”老陈莫名地笑了一声,实在是不懂他这个笑之中所蕴含的意思。

     “怎么说呢,杀他的人警察也不可能找到。他们是黑客,特别牛逼的黑客。知道熊猫烧香不,那个病毒的制作者李俊和他也是好朋友。”

     “我靠,这么牛逼!”老张眼珠子都瞪圆了,他最想成为的职业就是黑客,不过因为英语实在太差,后来将梦想改成了职业玩家,只有又因为水平太次,现在励志做一名游戏主播。

     “嗯,我给你们看照片。”老陈一边说着,一边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老陈和另外四个人的合影,其中两个我很是眼熟,总感觉像哪里见过一般。

     “这个就是我发小,可惜了啊。”老陈酒喝了不少,再加上情绪有些低落,此时明显已经有些醉了,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这几个人,可是全国最牛逼的一个黑客组织了。名字我不能告诉你们,反正你知道他们很牛逼就行了。”

     老陈喝醉了,老张就更不用说了,扯着个大舌头和老陈在那边称兄道弟,估计啥都听不见了。小邓倒还好些,一副崇拜的样子看向老陈:“那你呢?你是不是也很牛逼?回头教教我啊,盗个号啥的是不是找你就可以了?”

     听着这话,老陈仿佛想到了什么,又自顾自倒上一杯啤酒喝掉,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他们从来不教我这些,我们不联系很久了。”